Tags: none
Categorias: Life

豆瓣 FM,《Love Theme For Nata》在回响。

『北京到上海的高铁要6h,那 5h 50min 高铁到了哪里?』
『…这我哪知道』父亲说,『我来问你一个吧』
『五只鸡,五天,产五个鸡蛋,那么一百天,产一百个鸡蛋,需要几只鸡?』
『一百只!』儿子不假思索地猜到。父亲不说话。
『一百只!一百只,不对吗?』
『不对。五只鸡,五天,产五个鸡蛋。现在是一百天,一百只鸡…』父亲在说『五只鸡』的时候,总会把对『五』这个字发出特别的重音,让人忍不住觉得有点可爱。
『哦哦哦,五只鸡!』儿子似乎依然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。
『那再问你,还是五只鸡,五天,产五个鸡蛋。那一百只鸡,一百天,产几个鸡蛋?』
『一百个』儿子继续抢着回答。
『不对,刚刚才说过五只鸡,一百天,产一百个鸡蛋。现在是一百只鸡…』
『两千个!』不等父亲说完,儿子抢着回答。
『你这瞎猜呢!』父亲犹豫了一下,『还是 五只鸡,五天,产五个鸡蛋。那一百只鸡,产一百个鸡蛋,需要几天?』
『一百天!』儿子继续说的不假思索。
『刚刚才说的一百只鸡,一百天,产两千个鸡蛋』父亲认可了儿子之前的答案『现在是一百只鸡,一百个鸡蛋』
『…这题太难算了!』儿子撒起娇来。
『那问个简单的,从 A 到 B 距离五米,从 B 到 C 距离十米,那从 C 到 A 距离几米』,『五』的发音跟之前一样。
『十五米!』『十五米!十五米不对吗?』
『你太狭隘了,思维太局限了。我没有说 A B C 在一条直线上。』
『…哦』小小的不情愿。
『应该是大于 0 小于 15』父亲略微有点得意,『哦,是大于 5 小于 15』
『我去给你妈带饭,随便带点儿』
『我妈要吃的是凉拌豆角和酸菜包子,在 xx 餐厅二楼才有』
『你妈怎么没给我说?』
『我妈给我说了呗』儿子双手环抱,盘着腿。
『…』
『上哪给她买包子去。就在这随便给她买点好了,哈!』
『唔』

这是学校食堂吃饭,旁边桌的一对父子,儿子大概刚上小学的样子,父亲有点像是学校的老师。
『你说这是个什么老师?』我问对面吃饭的室友。脑子里,浮现的却是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,有一天在院子里,一个神秘的老大爷坐到旁边,问
『小孩子算数都特别灵,我考你个题吧。15 乘 15 等于多少』
『…』
『225,那 25 乘 25 呢?』
『…』
『625,那 35 乘 35 呢?』
『…』
『1225…』老人一直问到 95 乘以 95,然后带着一种『姜还是老的辣』的自得离开。我自然是憋了一肚子的委屈,急急忙忙的跑回家翻书,才发现,不过是『头同尾互补』的速算。
想起我小学时候时候,也学过奥数。不过没怎么上过班,也没人强迫,单纯的是母亲对理科的执念和自己对数字的喜欢,match 的很好。记得夏天的时候,我跟母亲去河滩玩耍,母亲带了一本『罗增儒』的奥数书,我要去河滩边挖沙子玩,母亲的条件是看完某一章的例题。大概是xx花了一半的钱卖了A,花了一半多x块,买了B,又花了一半少x块,买了c...最后还剩下x块,问他开始有多少钱。这样的逆向思维,根本不需要多想,一口气就能说的出答案。所以,题目进行也就很快。而我小学的记忆里,也多是这样很轻松的学习场景。

父亲从来不管这些数数的小问题。每次想到父亲,脑海里都是同一件事。
大概是初中的某个暑假结束,临开学还剩没几天,我从老家回学校的车票还完全没着落。我每次提起这个,父亲总会说『误不了你的事』。一直拖到了还剩下两三天开学。查了一下,第二天上午的飞机时间合适,就买了。中午的时候,看天气预报说有大雨,机场在临市。父亲说第二天再出发可能会误了事,就决定前一天下午出发。路走了一半就开始下雨,很快就变得很大了。雨刷开到了最大,『咵嗒咵嗒』,『咵嗒咵嗒』,前挡的玻璃像是盖了一层水的帘幕,空荡荡的公路上车速只能开到五六十公里,短短的一两百公里车从白天开到了晚上,驱散内窗雾气的冷气缓缓地吹着,阴阴凉凉,气氛很压抑,父亲偶尔看看我,偶尔跟司机聊几句。宾馆睡了一晚,睡得很好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父亲叫我,桌子上摆好刚刚泡开的泡面,『早上没吃的,将就着吃吧』。从宾馆去机场的路上,雨更大了,『咵嗒咵嗒』,雨的帘幕裹携着雾气,侧窗外也是一片白茫茫。司机打开了双闪,『咔嚓咔嚓』,同雨刷卖力的奏起了协奏曲,一阵风吹过来,『呼呼呼』,雨水和碎冰块像子弹一样打在前挡,『嗒嗒嗒嗒嗒嗒嗒嗒』,一阵狂响,把整个曲子带入了高潮,车轮滚入小水洼,溅起半米高的侧浪,发出了全场的最强音。
到机场,父亲叮嘱我坐飞机的事情——父亲每个月都要从这出发来看我们,大约有成百上千次——而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走。过安检,回头看父亲,再扭回头,总是晚点的飞机罕见的准时起飞了,飞机在雨的帘幕中短暂地颠簸,然后冲破云层,远方刚刚升起的太阳光肆意的从悬窗照进来,洒在脸上。远眺,却没有因为刺眼的光,洒下泪花。

刚坐到宿舍的椅子上,划开锁屏就看到了一个未接电话,是『爸爸』。忐忑。焦急地充了一会儿电,深吸一口气,拨出了号码,响铃的瞬间就接通了。寒暄,我告诉他还没有消息,被拒了很多,但还有不少没出结果。没想到父亲说到,『这么好的春光不出去玩』『没睡醒啊。早上没吃饭吧,肯定大中午才醒来,早饭午饭一起吃的』。
被猜中了。

添加新评论